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公车上的骚白雪
公车上的骚白雪

白雪现年32岁。平时就喜欢保养得她。皮肤白皙。长相不说是天生丽质但也算标致。高挑的身材配上连自己都引以为傲的的豪乳再加上紧身牛仔裤里紧绷上翘的肥臀。一点都不看出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

  相反丰满标致的身材更是不知博得多少男人夜晚的意淫。白雪本是一家事务所的律师。因为三年前跟身为中学老师的现任老公王然结婚。才不得不放弃律师的职业。也是因为真心爱老公才甘愿做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

  贤惠的她更是招来婆婆公公的大为赞赏。有洁癖的她更是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虽然女儿优优有时候调皮勤快的白雪还是收拾的家里很难发现脏乱。

  王然同事更是对王然有这样的漂亮贤惠的老婆都羡慕的咬牙切齿血脉膨胀。

  初夏的阳光格外刺眼。因为过几天就是公公的六十大寿。一是怕东西到时候东西买不齐也是为了打发初夏午后的无聊的时间。才临时起意想起去超市的。

  因为还不到礼拜六王然需要上课。只能白雪自己一个人去超市给公公买礼物。

  虽然已经不做律师好几年了但白雪还是难改喜欢穿职业装的习惯。

  因为天气热的缘故白雪又解开了一颗纽扣。深深地乳沟格外的刺眼。

  衣服上剩下的纽扣被撑的更是像要掉下来似得。衬衫里裹着的豪乳上下晃动着。吸引着超市里客人的目光。象征的挑了一大盒公公爱喝的铁观音。一箱牛奶。

  就奔向公交站牌。虽然都不是多重。但还是把白雪的芊芊玉手勒的通红。

  21路公家车可能是拉人太多的缘故不急不慢的缓缓驶来。S城的公交总是人满为患。住惯了S城的白雪也就慢慢的习惯了这种拥挤。

  没有了初来S城坐公交的埋怨。白雪狠狠得挤上了公交。坐惯公交的朋友都能体会挤公交的痛苦。白雪手上的箱子都没空间放下。一手拎一个。白雪苦笑了下。心想这都成稻草人了……

  随着公交一走一停的颠簸。白雪感到了浑身的不自在。起初因为是人多拥挤没有在意。可白雪还是回头睹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让白雪所有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一直粗糙。上边还带有些许水泥的大手正在有意无意的触碰着自己的丰满的屁股。可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雪。脑子里还坚信可能他不是有意的一个老实巴交的民工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猥琐的事。白雪又苦笑了下……可能是老公王然这些日子忙着备课好久没好好疼自己的缘故自己乱想了吧。白雪被有意无意的触摸着心里居然起了涟漪。白雪咬了下自己的下嘴唇打住了自己的乱想。车还是跟午后的蚂蚁一样在路上走着。

  车厢里都是低头玩手机的。要不是自己手上拎着东西。自己也好看下手机打发下无聊的时候。可现在她却一动也动不了。身后的粗糙大手也发现了现在的环境。居然一点点的大胆起来。

  一只手居然全放在了白雪职业装短裙包裹的紧绷屁股上揉捏起来。那会白雪还确信世间的美好可这会该怎么……白雪被突如其来的揉捏给摸得一个踉跄。

  要不是拥挤可能白雪早摔倒在公交上。大手还在享受的揉搓着白雪的美臀。

  白雪额头都急出了香汗。她想呼救可高傲的个性以及女人独有的羞涩的个性像一条揉成球的毛巾。深深地堵在了白雪的喉咙……任凭大手贪婪的把玩着自己的屁股。突然大手停止了揉捏。白雪刚要喘口气。

  可……可……白雪分明能感到一条火热又硬的橡根铁棒的「大泥鳅」正试图穿过自己的短裙。

  白雪几乎要叫出来。可民工也正是掌握了白雪的弱点才这样肆无忌惮的……肉棒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蕾丝内裤在白雪两腿之间来回的前后运动着……白雪

  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白雪咬着了自己的嘴唇偷偷的扫了一下四周拥挤的人群。低头玩手机的。睡觉的……

  白雪羞红的脸或许稍稍的得到点安慰。至少没人注意到她现在的囧态。白雪咬牙忍受着。

  可对于一个贤惠的家庭主妇她又什么办法呢?二十分钟过去了肉棒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火热的温度刺激着白雪的花心。白雪的内裤居然湿了。

  白雪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痛恨自己身体为什么会这样……肉棒似乎也发现了白雪内裤中间黏黏的液体。更是加快了速度。这在这时公交车经过一个红灯一个急刹车。肉棒停止了蠕动……白雪的心稍稍恢复了下。

  却略过了一丝失落感。白雪开始害怕自己的身体。绿灯闪烁起来。车子又开始了缓慢的颠簸。此刻的白雪只想快点到站结束这样的尴尬。可肉棒像变出来的似得又出现在了她蕾丝内裤下。这次肉棒居然改变了方向。

  之前一直在白雪两腿之间平衡的前后抽送。可能是民工发现白雪内裤有液体后居然隔着白雪的内裤像花心顶去。滚热的不知比老公王然要粗大多少倍的巨大龟头伴着白雪的液体一寸寸的攻占着白雪的防卫。要不是隔着内裤可能早就一插到底。

  可就是这种瘙痒让端庄的白雪羞耻难耐。有洁癖的白雪想着这么恶心肮脏的大手。

  想着自己现在对自己深爱的老公王然是不是算背叛。带着所有乱七八脏的想法逆来顺受的白雪居然对这肮脏的肉棒有了轻微的迎合。迎合着肉棒的次次攻击。

  白雪的液体越来越多像是为了给肉棒更多的润滑一样。公交就像爱情一样有人走有人来。零零散散的下去几个人。给白雪稍稍有点空间放下了手上拎着的的箱子。

  狠狠得咬着下嘴唇却掩饰不住喘着的粗气。

  肉棒连着内裤插进去凹进去深深地一半。每次抽查都削弱着白雪的防线。爱欲有时候就想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再合上。

  「老婆。老婆。我爱你……」这时白雪的手机响了。

  把白雪从空白里拉回来。是老公王然打来的。白雪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接听。

  传来熟悉的声音

  「雪雪。下午教育局来检查。我可能晚点回去。你去接下优优」白雪满怀歉意的答应着。但并没有停止她慢慢的迎合。紫红的肉棒就像是电动的一样不会停止一样继续往前冲刺着。最后王然一句「雪雪我爱你」

  像针扎似得戳痛了白雪的心。不知是对肉棒的娇羞还是对王然的娇羞。白雪脸色越发的红润白雪微微的迎合着扭动着自己诱人的丰臀。回了王然一句「老公我也爱你」

  便匆忙挂断了电话。就是这句我爱你。像是给后面的肉棒吃了兴奋剂。一次狠狠的抽查带着内裤插进去一大半。

  措不及防的白雪被突如其来的差点刺激到叫出来。肉棒把白雪的嫩穴口塞的满满的。

  是王然从未给过的饱满。白雪虽然生过孩子却还是被塞的好像要涨开一样。

  可能是民工的胆小害怕始终没有脱掉白雪的蕾丝内裤。也可能是民工不敢造次觉得这样不属于直接性交。让白雪更能接受。白雪的淫液越来越多蕾丝内裤湿了大半。

  幸好车上人多杂乱什么味都有不然肯定会被闻到淫荡的味道。迷离的白雪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久旱逢甘露的舒适脑袋一片空白的她居然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随着肉棒每次进攻传来的低声呻吟声替代了之前的厌恶。

  「叮咚。前方到站爱琴海别墅区」

  一声公交提示把白雪拉回现实中。巨大的肉棒还在坚挺的冲刺着。可白雪想起王然的种种。想起可爱的女儿优优。爱欲像是海洛因。涉毒不深的白雪恢复了理智。强忍着要蓄势喷发的爱液白雪狠狠得踩了一脚后面这个让她只感受到了肉棒的炽热却没看见脸庞的的民工。高喊一声「师傅下车」。

  踉跄的离开了又恨又迷恋的车厢。初夏的微风是惬意的。一阵微风袭来。吹动着白雪被揉搓了不知多少遍的短裙。爱液顺着内裤流到了大腿两侧。白雪的脸上露出了这半年来王然难见的舒适笑容。转身向别墅区的家里走去。

  开门时才惊恐的发现刚才急匆匆的从公车逃下来居然把给公公买的一箱无糖的牛奶忘在了公车上。白雪恨自己那会的身体。恨自己的笨脑子。可想到还的赶紧去接优优便停止了懊恼。

  白雪白雪进屋放下仅剩的铁观音。又进卧室换了条新内裤。不只是哪根神经的错乱。鬼使神差的把掺杂着民工大粗壮肉棒跟自己淫液弄湿大半的蕾丝内裤。

  拿起内裤在鼻子上嗅了两下。接着露出诡异的娇羞。

  把内裤放好后接着起身去了小区里的幼儿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