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暗夜狂欲
暗夜狂欲
迪拜,双子塔酒店。

  静谧的黎明,被一道尖叫声打破:“该死,老公怎么不见了?”

  “你把他勾引走了?”

  “不,不是我!”

  “那就是你,昨晚老公一定是宠幸你了?”

  “不,也不是我!”

  很快,顶层的所有房间都被翻遍,却连老公的一根毛都没找到。

  16个堪称绝色的顶级女郎,气呼呼的聚在了一起。

  “这个该死的臭男人,他一定是回国去找那个女人了。”

  “呜呜呜,没有老公的日子,我真的无法呼吸啊。”

  “别慌,现在追还来得及。”

  几分钟后,布加迪威龙,法拉利458,劳斯莱斯魅影,一共16辆豪车轰然开出酒店车库。

  强大的后宫团,迎着初升的黎明,马不停蹄的去寻找她们唯一的老公。

  那个,被世界地下组织公认的,神一样的男人。

  永远的传说,兵王之王,青龙。

  1小时后,一架开往华夏的航班上。

  唐欢坐在靠窗的位置,随手拿起一本《环球周刊》杂志,随意欣赏起来。

  “咦,这不是可儿吗?穿着衣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看着封面上的绝色女郎,唐欢哑然失笑。

  “帅哥,能把靠窗的位置让给我吗?我有点晕机,要看着外面的景色才舒服些!”

  这时,一个穿着时髦,身材性感的女人走过来,朝唐欢眨着眼睛道。

  吕碧池平时生活很讲究,飞机要坐头等舱,还必须是靠窗的位置。

  但这次来迪拜,她是随同本地商会一起来的,订票的时候难免出错。

  不过,也无所谓。

  反正以自己的姿色,随便找个凯子,就能让出座位。

  闻言,唐欢看了她一眼,随后,很有礼貌的点头道:“当然,不可以。”

  “哈?”

  吕碧池顿时一愣。

  “帅哥,别开玩笑了,像你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怎么可以拒绝我这种美女的要求呢。”

  吕碧池故意把身子贴过去,领口深处的旖旎风光,若隐若现。

  唐欢却看也不看,指着前面的位置,善意提醒道:“前面那几个靠窗坐的男人看起来像凯子,你不如去找他们试试。”

  “你说什么?”吕碧池满脸通红。

  露给你看,你头都不抬。

  还让自己去跟别的男人要座位?

  当老娘是要饭的,还是出来卖的?

  吕碧池凭借自身的长相与家世,向来傲气凌人,眼高于顶,何时受过这种嘲讽。

  “碧池,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他叫王成刚是吕碧池最忠实的追求者。

  “他……”

  吕碧池刚想解释,忽然灵机一动道:“这个臭屌丝,他想非礼我。”

  没错,就是非礼!

  此刻只有狗血喷人,才能解吕碧池心中的恶气。

  “你,出来,立刻给吕小姐道歉!”王成刚大声斥责。

  他正愁找不到机会在吕碧池面前表现,正好拿眼前这个小白脸开刀了。

  “道歉?为什么道歉,就凭这个丑女人说我非礼她?”唐欢满脸不解道。

  “你、你敢说我丑?”吕碧池脸色大变,气得胸脯晃动。

  见状,王成刚也不管那些,上去就要将唐欢拉出来。

  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唐欢只是手臂轻抬,手指闪电般在对方胳膊上轻弹一下。

  “啊,我的手!”

  下一秒,王成刚如遭雷击,身子直接后仰,跪在地上,龇牙咧嘴。

  这边的动静,霎时引起机舱中全体乘客的注意。

  “好啊,不但非礼吕小姐,现在还打了王总,你小子死定了!”

  “空姐呢,立刻把你们机长叫来,将这个流氓加恶棍抓走。”

  同行的商会成员一共十几个人,全都站在一旁大呼小叫。

  而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吕碧池,站在一旁得意洋洋,心里有一种报复式的快感。

  “这位先生,您妨碍了我们航班的正常秩序,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很快,机长带着一群工作人员匆匆赶来。

  这个头等舱里,云集了华夏某个商会的一群企业家,阔少小姐,他们不想得罪,也得罪不起。

  而唐欢这边只有一个人,所以,不管是不是他有错,将他带走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这个女人污蔑我,那个男人挑衅我,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却要受处罚?”唐欢眉头一皱。

  “事情我们会调查的,但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机长态度非常强硬。

  “哼,我们商会这么些大佬,身家加在一起几十个亿,也是你这种小白脸能抗衡的?”

  “跪下,立刻道歉,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次!”

  商会成员扬眉吐气,不停喝骂。

  “臭屌丝,跟我斗,你现在后悔了吗?”

  吕碧池在一旁无比嚣张。

  然而,话音甫落……

  “贱人,离我老公远点!”

  “你这种货色,也配勾引我老公?”

  突然,入口处,传来一道道好听的娇喝声。

  众人带着诧异的表情,循声看去。

  只见,十几个身材顶级,模样顶级,气质顶级,竟然连衣品穿着也堪称顶级的各国美女,站成一排,仿佛维密大秀般,径直走来。

  “卧槽,这阵容,炸街啊,不,炸飞机啊!”

  “快看,那不是好莱坞的双料影后,杰西卡帕丽吗?她刚才叫谁老公!”

  “我去,那个是世界顶级名模,维密新一届的领军人物兰朵儿啊,我女神啊!”

  “歌后泰莉,那是歌后泰莉啊,她怎么也来了,我的偶像!”

  炸了!

  整个头等舱轰然炸裂。

  没人再去关心王成刚的伤势,没人理会吕碧池是否被非礼。

  甚至,他们的死活,跟眼前这群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国际上顶尖的女星,模特的极品女神有配吗?

  商会众人纷纷掏出手机,拍摄,录像,发朋友圈。

  包括飞机上的工作人员,机长也都懵逼了。

  他们见过明星,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顶级的明星聚在一起。

  她们到底要干嘛?

  然而下一秒,这群顶级尤物直接来到唐欢跟前。

  “臭老公,坏老公,你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难道,我们所有姐妹加一块,还没有那个华夏女人重要吗?”

  静!

  场中死一般寂静。

  “我女神叫那个小白脸啥?”

  “好、好像是老公吧!”

  咔咔咔!

  心碎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

  但紧随其后的,却是无比羡慕、仰视,嫉妒到死的彷徨与无奈。

  我身家过亿!

  我豪门大少!

  我……却连这些女星的一根脚毛都摸不到。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一下子拥有了一群。

  没人会怀疑,只要唐欢点点头,这些美女甚至会在飞机上与他进行一场,别开声面的天震派对。

  “小可爱们,我说了很多次了,我们只是普通的男女关系,你们再叫我老公,我可要生气了!”

  唐欢无奈的叹息了一句,又道:“你们很好,每一个都是顶级尤物,但,我的心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属于了她。”

  “你们遇见我时,我已经是站在世界之巅的男人,但,她与我在一起时,我是个连吃饱饭都困难的穷小子。”

  “不是感情不够,是缘分使然,所以,你们走吧,我唐欢这一生纵然能掌控滔天财富与美色,但钟爱的只有她一人。”

  没人知道,唐欢嘴里的那个她是谁。

  只是,这段话说完,所有顶级尤物全都脸色黯然的走了。

  留下的人,深情抹泪,无不动容。

  这样有情有义,忠贞不二的男神,居然被吕碧池说是非礼?

  我非礼你个脚底板啊!

  滚开!

  丑逼!

  两天后。

  华夏,苏市。

  希尔顿酒店宴会厅内。

  “蒋少绝对是大手笔,为了追到芊艺,居然把我们这些老同学都邀请来参加这么高端的宴会。”徐媛羡慕道。

  “蒋少牛逼,如果他俩真成了,那我们以后也能跟着沾光了。”另一个女同学说道。

  今天,这里将举行一场慈善拍卖晚宴,本来,以她们的身份没资格参加。

  但,这场晚宴还有一个重头戏,苏市有名的蒋家大少蒋青云,要跟当年的女神校花韩芊艺公开求婚。

  而作为曾经高中的老同学,他们也有幸被邀请来,充当见证者。

  “你们说,蒋少还邀请了哪些同学来?”有人问道。

  “没有了吧,这些年能联系上的,基本到的差不多了,至于那些混得不好的,蒋少估计也没兴趣搭理!”徐媛傲然道。

  这一桌的同学质量很高,最差也是在大公司当个主管什么的。

  徐媛本人也混得不错,年薪20几万,生活过得很滋润,有想法借这次机会,在晚宴上钓到个金龟婿之类的。

  然而,她话音刚落,突然感觉有人一屁股,坐在了自己旁边。

  “嗯?”

  徐媛诧异的转头,只见眼前这男人有些熟悉,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

  “各位老同学,8年未见,我想死你们了!”

  唐欢大大咧咧的拿起徐媛面前还没喝的果汁,一饮而尽。

  “你、你是唐欢?”

  有人叫出了唐欢的名字。

  闻言,桌上所有同学表情尽数一变。

  高中时期,唐欢是出了名的校霸加学霸,学习好,也能惹麻烦。

  他家里很穷,由年迈的爷爷抚养长大。

  高二那年,他爷爷因为意外去世,唐欢也至此人间蒸发,一消失就是8年。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关键是,这家伙以前跟女神韩芊艺传出过绯闻,而且还是韩芊艺主动倒追的他。

  今天,在蒋少要对女神表白的时刻突然出现,这……不合适吧!

  “咦,各位同学都愣着干嘛?难道是我的出现让你们太惊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唐欢眨巴着眼睛道。

  “呵呵,惊喜没有,惊吓倒是有一些!”

  一旁,徐媛把椅子故意往外挪了挪,冷声道:“唐欢,你可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你来参加,恐怕不太合适。”

  “今天不是我们同学聚会的日子吗,怎么不合适了?”唐欢问道。

  “呵呵,这里是高端酒会,上流人士出没的地方,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蒋少蒋青云要借这个机会向韩女神求婚,我们都是见证者!这下你懂了吧?”徐媛冷笑道。

  闻言,其他人全都一脸窃笑。

  看着曾经传出过绯闻的女友,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这滋味……啧啧,应该很爽吧。

  谁知,唐欢不但没有惊讶,反而更开心道:“那正好,我也准备跟芊艺表白呢,这下热闹了!”

  “……”徐媛。

  “……”同学甲乙丙。

  他们心里同时出现一个念头,这傻逼怕不是脑子坏掉了吧?

  “唐欢,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小的时候家就穷,现在恐怕混得更差了吧?你拿什么跟蒋青云比,人家可是市里十大杰出青年,苏市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跟他抢女人?你觉得你有几分胜算啊?”

  徐媛声音故意拉得很高,引来全桌一阵笑声。

  “唐欢,不是我说你,你就算自我感觉良好,也应该好好捯饬一下吧,竟然穿了一件几年前的破T血衫来,而且上面还有小猪佩奇图案,噗……你确定不是来故意逗我们的?”

  一个女生指着唐欢身上那件衣服,忍不住喷笑道。

  其他同学这才发现,唐欢穿着的居然是几年前烂大街的品牌美特斯邦威,还是小猪佩奇周年限量款。

  “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知道了,唐欢是蒋少找来故意逗大家乐的!”

  众人无不捧腹,气氛诡异的欢腾。

  见状,唐欢脸上没有半点不悦,反而一脸甜蜜。

  这件衣服,是当年那个傻丫头,省下一个月的午饭钱,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只是,那时年少轻狂的自己,并不懂得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反而当面嘲笑了韩芊艺。

  “芊艺,当年欠你的东西,从这一刻开始,加倍偿还吧!”

  很快,晚宴正式开始。

  由于这次是打着慈善为名头的高端宴会,所以前来参加的各界名流很多,整个宴会厅足足摆了70多桌。

  而唐欢所在的位置是最偏僻,最靠近门口的一桌,很不起眼。

  “真羡慕芊艺,能跟蒋少在一起,坐在最靠前的位置,而我……只能跟一头猪挨着,唉!”徐媛叹息道。

  这话,把其他同学逗得前仰后合。

  而唐欢自始至终,都安静的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这举动,更让其他同学觉得对方是平时吃不饱饭,到这里来改善生活的屌丝。

  随着一件件拍品陆续成交,晚宴终于到了最高潮的部分。

  “各位,这最后一件藏品,是由19世纪,意国著名珠宝大师皮尔洛亲手设计的传世佳品,女神之夜。”

  “主材是重72克的铂金项圈,其上镶有108颗高纯度璨钻,而中间这一颗是产自南非,重达3.5克拉的极品红钻。”

  “这条项链的起拍价格500万,现在开始竞拍!”

  主持人话音落下,全场气氛瞬间被点燃。

  无数嘉宾目光都投射在大屏幕上那条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项链。

  “呵呵,这条项链蒋少志在必得,是送给韩女神的订婚礼物。”

  “起拍价就500万啊,这蒋少得多有钱啊!唉,羡慕韩女神半只脚已经迈入豪门了!”

  整桌同学无不羡慕。

  “550万!”

  “600万!”

  竞拍相当热情,价格在飞速飙升。

  而这时,坐在最前方那张桌子上,西装革履,长相帅气的蒋青云轻轻抬起手臂,笑道:“800万!”

  “嚯!”

  “蒋少,霸气!”

  “韩女神即将名花有主!”

  一句800万,将全场气氛再次升华。

  虽然,在场嘉宾不乏富豪大佬,但800万一条项链,显然令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800万第一次。”

  “800万第二次。”

  主持人开始计时,场面出奇的宁静。

  “呵呵,你看人家蒋少就是霸气,再看看某些人,从进来开始就只会闷头吃面!”

  徐媛一脸轻蔑的看向唐欢,故意调弄道:“呀,都吃光了啊?要不要我再给你叫一碗?”

  闻言,唐欢淡淡一笑,这才抬起头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言罢,顺势举起手臂。

  这个动作,立刻让整桌同学瞪大眼睛,甚至,脸上露出惶恐表情。

  “白痴啊你,这种时候你举什么手?自己丢人不够,还想连累我们这些同学?我命令你,立刻把手放下!”

  徐媛俏脸霜白,感受到其他桌看向自己这里的目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然而,下一秒……

  啪!

  “1000万!”

  唐欢轻打指响,语出惊人。

  “……”徐媛。

  “……”整桌同学。

  甚至,在场的各路大佬都被惊到了。

  1000万已然不菲。

  更重要的是,竟然有人敢跟蒋少争夺这条项链的归属权?

  胆大包天。

  远处,蒋青云闻听此言,眉头不受控制的皱了皱。

  但很快,他脸上又恢复云淡风轻的样子,笑道:“呵呵,有竞争才证明礼物的珍贵,1200万!”

  那桌好像是自己老同学的位置……那群穷鬼,在乱搞什么?

  然而,话音甫落。

  “2000万!”

  唐欢第二次叫价。

  蹭!

  蒋青云猛地站起身,目光落向自己老同学那一桌,眼角抽动出残忍的样子,狞声道:“2100万。”

  他这个举动是在警告,警告你们这些穷鬼不要在闹了。

  老子好心好意把你们这些穷鬼找来,是捧场的。

  不是让你们来搅局的。

  此时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然而,他目光所及,却看到喊价的是一个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身影。

  他是……

  “1亿!”

  唐欢喝着茶水,单指向天。

  一句话,一个亿,震杀全场。

  同学桌,包括现场六十几桌客人,呆若木鸡,整个宴会厅落针可闻。

  然而下一秒。

  哗!

  椅子挪动的声音雷潮涌动,无数人纷纷起身,将注意力完全落在那张最不起眼的桌子上。

  1个亿!

  仅仅买一条价值最多不过几百万的珠宝项链?

  这已经不是普通富豪可以接受的。

  这是顶级神豪。

  “64号桌的那位先生,出、出一个亿,还有高过他的吗?”

  主持人愣了半天,才结结巴巴说道。

  “是你?你是唐欢!”

  远远的,蒋青云终于认出了对方,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与疑惑。

  “唐欢你够了,来这里混吃混喝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出这种洋相?”

  半天,徐媛才回过神来,抨击道。

  “你家里什么条件,我们这些老同学心知肚明,何必在这里装神弄鬼。”

  “你喜欢韩女神我们能理解,但,你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穷小子,也配跟蒋少斗?”

  众同学纷纷指责。

  今天,他们能坐在这里,参加如此高逼格的晚宴,全都拜蒋青云所赐,替他说话是应该的。

  况且,唐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让整张桌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一会真相揭晓,那全桌人都要跟着他一起背锅。

  这种败类,必须杀一儆百。

  “呼!”

  蒋青云听到这些话,顿时松了口气,抬起双手微微向下一压,示意众人道:“大家别激动,这只是一场闹剧,这个男人是我同学,没见过什么世面,让大家见笑了。”

  “蒋少,你的意思是说,这人根本出不起钱?”立刻有人问道。

  “呵呵。”

  蒋青云冷笑一声,撇了唐欢一眼,旋即便收回目光,朗声道:“一个无父无母,高中都没毕业的孤儿,能拿出1个亿?”

  “孤、孤儿?”

  “哈哈哈,原来如此,估摸着,他是拿冥币来竞拍的吧!”

  “笑死我了,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场中笑声不止,鄙视、不屑、嘲讽潮水般澎湃。

  “都怪我,本想着借这个机会,让我这些老同学出来见见世面,但,没想到,还是有上不了台面的垃圾,上蹿下跳,大家卖我蒋某人一个面子,不要跟这种下等人计较了!”

  蒋青云话语云淡风轻,看似在为唐欢辩解,实则已经将他践踏到无底深渊。

  同是高中同学,蒋青云对以前韩芊艺与唐欢的故事一清二楚。

  此刻,借助这个平台,能打这个曾经的情敌,此时上不了台面的垃圾的脸,无疑也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刚才蒋少开出的价格,800万……”

  主持人灵机一动,要将节奏拉回来。

  可话还没说完,却见唐欢再此举手。

  “刷卡。”唐欢淡淡道。

  众人闻言均是一愣,正想出言侮辱,目光却被唐欢两指之间,夹着的那枚卡片深深吸引住。

  纯金打造,灯光映衬下,散发着夺目的光华。

  其色彩,其锋芒,甚至比那串女神之夜项链还要璀璨。

  “这、这张卡,难道是迪拜联邦银行,私人定制卡!?”

  场中不乏见多识广者,当即便有一个从事金融行业的大佬惊呼道。

  “什么?就是那个准入门槛需要20亿,非各国皇室血统成员,连入门资格都没有的神卡?”

  “没错,我曾在迪拜一位皇室公主的手中见过一张一模一样的,这光彩,这做工,绝不会有假!”

  惊呼声此起彼伏。

  之前,这些商界名流有多傲慢,此时就有多卑微。

  他们在借助解释唐欢手中的那张银行卡,来彰显自己的见多识广。

  而拥有这张卡的主人,已然是他们毕生仰望,却无法触及的存在。

  “哈哈哈,笑死我了,一个孤儿,一个高中文凭都没有的渣渣,能拥有这么高端的卡?你们都被这个小白脸给骗了!”

  震惊过后,蒋青云率先笑道。

  能参加这种宴会的人,哪一个不是打拼一辈子,或者继承家族资产的二世祖。

  他们奋斗一生,乃至两代人的努力,尚且无法拥有定制那张卡的资格,何况唐欢这种当年连学费都交不起,靠奖学金度日的穷鬼?

  “是真是假,一刷便知!”唐欢不屑于辩解,将卡随意递给一旁的服务生,对方很快就拿到后台去验证。

  “唐、唐欢,你不会真变得这么有钱了吧?”

  一旁,徐媛咽了口口水,问道。

  如果这张卡是真的,自己一定要撮合他跟韩芊艺在一起,那样,徐媛会获得更大的好处。

  甚至于,唐欢如果有其他想法,自己也可以在酒会结束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满足他一番。

  不多时。

  “这位先生,十分遗憾的通知你,这张卡是假的,是已经被别人注销掉的废卡!”拍卖会负责人走了出来,一脸冷笑道。

  “废卡?一定是你们搞错了!”唐欢一愣,随后果断的摇摇头。

  自己身家有多少,他虽然不是很清楚,平时都是给那群妞儿打理,但区区一个亿,他还没有放在眼里。

  “呵呵,鄙人在拍卖行干了十几年,这么简单的事情绝不会搞错?我倒是觉得,这位先生你最好先弄清楚,这张卡到底是你的,还是你在迪拜打工的时候,从某个贵族的钱包里偷来的!因为,这张卡在一天前就已经通过正规程序被人注销了!”

  纳尼?

  注销了,不存在啊!

  但,短暂的懵逼过后,唐欢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他赶忙掏出手机,只见上面的确弹出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老公,我们一致决定暂封你名下所有资产,你不是说,即便你一无所有,那个华夏女人也会死心塌地的爱你吗?那好,我们就擦亮眼睛,拭目以待。

  落款处写着:杰西卡、泰莉、兰朵儿、米歇尔、苏菲……

  还是一个联名的,经过组织全票通过的裁决。

  “后宫乱政啊!”

  唐欢瞪大眼睛,简直三观尽毁。

  “好你个唐欢,我给足你面子,让你知难而退,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我们全场的人,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远处,蒋青云指着唐欢,断喝道。

  就在刚刚,连他都被唐欢表现出来的惊人霸气与自信所震慑。

  而此刻才明白,一切都是假的。

  一个一无所有的穷鬼,怎么可能短短几年之内就身家数亿?

  “混蛋,就知道你是个狗骗子!”

  徐媛破口大骂,立刻跟唐欢拉开距离。

  “报警,抓他!”

  “这种人就应该当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千军万马,讨伐唐欢。

  唐欢欲哭无泪,早知道那群娘们这么狠,当初就不应该把钱交给她们打理啊!

  “青云,大家都是同学,念在曾经同窗的份儿上,给他……留点面子吧!”

  这时,一直静静旁观的韩芊艺突然开口道。

  不知怎地,她的心莫名有些酸楚。

  “呵呵,既然是芊艺替他求情,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宴会继续,我们还要……”

  蒋青云霸气一笑,感觉此时倍有面子。

  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只见韩芊艺神色一暗,起身道:“抱歉,我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就先走了。”

  言罢,她头也不回,曼妙的身体径直朝外走去。

  本来,她到这里也不是来接受什么求婚的,只是家族公司面临危机,迫于家人压力来向蒋青云寻求帮助。

  而唐欢的出现,莫名的让她有些慌乱,再也没有留下来的心思。

  “哎哎哎,芊艺你别走啊,后面还有节目呢!”

  蒋青云一愣,赶忙朝外追去。

  但韩芊艺走的很果断,根本没给他半点机会,只能眼巴巴看着电梯门关上。

  “该死,都是那个垃圾坏我好事!”蒋青云攥紧拳头。

  然而,重新返回大厅的时候,却见原本唐欢坐的地方,早就空无一人。

  “咦,那个废物呢?”

  “刚才还在这呢,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

  韩芊艺径直来到酒店外的停车场。

  她不愿看到,那个曾经在最美好的学生时代,给过自己无限感动,阳光般耀眼的大男孩,此时像个骗子一样,被人群起而攻之。

  然而,她刚走到自己的车前,却发现唐欢竟然站在那里,静静的抽着烟。

  背影,忧郁而迷人。

  “你刚不是在大厅,怎么出来的比我还快?”韩芊艺诧异道。

  “只要爱你的心够深,太平洋都阻拦不了我,何况是一部电梯呢?”

  唐欢弹飞抽剩的半支烟,手朝身后漫不经心的一划,一根毛发粗细,材质极其坚韧的绳子,应声而断。

  空中垂降,放眼全球,无人能出其右。

  “芊艺,本来想给你一个巨大的惊喜,却没想到出了点小意外,算了,不装了,我直接摊牌吧。”

  唐欢字字清晰,同时充满无限柔情道:“其实,我是全球地下势力暗榜中,排名第一的雇佣兵之王,青龙。”

  “我身家好多个亿。”

  “我的名字令欧陆、非陆、美陆无数富商,皇室贵族望而生畏。”

  “我年纪轻轻,已经达到人生巅峰。”

  “我远渡重洋而来,只为找到你,芊艺,做我的老婆吧,让我们余生相伴!”

  言罢,唐欢张开双臂,目若朗星的眸子紧紧看向对方。

  “你病了多久了?”沉默半晌,韩芊艺无比失望道。

  “啊?”唐欢一愣。

  “我印象中的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一切困难都击不倒的硬汉。”

  “但现在,我对你真的很失望,也许,这些年你经历了一些我无法想象的磨难吧,但,我不希望你因此而自暴自弃,用欺骗的方式来麻醉自己,坑了别人!”韩芊艺道。

  我?

  自暴自弃?

  我?

  骗人?

  “芊艺,你该不会也觉得,我是个穷逼,刚才在里面演戏呢吧?”唐欢无语道。

  “唐欢,接受现实吧,从现在开始努力,还不算晚!”韩芊艺劝解道。

  见唐欢仍是一脸委屈与无奈的表情,韩芊艺不禁叹了口气。

  社会太残忍,太现实了。

  将这个曾经虽然调皮捣蛋,但品学兼优,阳光正值的少年,折磨成如今这般田地。

  或许,自己应该尽所能去帮帮他。

  毕竟,这是曾经救过自己,也是情窦初开时第一个喜欢过的男人。

  “明天,我公司有个面试,我希望你来试试。”韩芊艺带着期待的目光道。

  闻言,唐欢表情愈发古怪。

  如果,我用真实身份去追求芊艺,那样简直太容易了吧?

  无形中就缺失了很多乐趣!

  不好不好!

  但,如果我用一个穷B的身份,从零开始追求芊艺。

  咦?!

  这感觉,貌似很吊啊!

  “我懂了,芊艺,我一定知耻后勇,不让你失望!”唐欢点头道。

  “好,明天见!”韩芊艺苦涩的笑了笑。

  一份工作,自己随便的一句话,却能让眼前的男人,笑得像个孩子般开心。

  她明白,8年时间,已经彻底改变了她与唐欢的人生距离。

  社会地位,见识,家世背景,巨大的鸿沟,让两人渐行渐远。

  坦白来讲,即便她之前还对唐欢有那么一点美好的怀念。

  但从这一刻开始,两人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韩芊艺坐上汽车,表情落寞的离开。

  “芊艺为了我,连晚宴都不参加了,是不是说明,她心里其实对我有感觉?只是脸皮薄,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

  “刚才听徐媛她们说,芊艺的公司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

  “嘿嘿,老婆有麻烦,我这个当老公的当然要帮忙解决了!”

  望着韩芊艺离开的方向,唐欢想了想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

  不多时,电话接通。

  “您好,这里是道尔顿爵士府邸,他现在很忙,请您明天再打来!”

  电话中,一个声音充满磁性的女人用标准的英文说道。

  “少废话,让道尔顿那个老色鬼过来接!”唐欢不耐烦道。

  “什么?你竟然敢这么称呼道尔顿爵士!”

  女郎态度骤变,厉喝道:“在欧陆、美陆,甚至任何一个商业发达的领域,没人该如此侮辱爵士大人,请你立刻收回刚才的话,并道歉!”

  “呵呵,你告诉那个老色鬼,青龙爸爸找他有事,我只给他三秒钟时间,超过时间,让他后果自负!”唐欢不屑道。

  该死的老家伙,不就是开了一个跨国银行,掌控着几千亿的财富吗,看把你牛的。

  小秘书三天两头就换一个,搞得每次接自己电话都要多费一番口舌。

  我看你是想死。

  “狂妄,我保证,你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惨痛的代价!”

  女郎厉声道。

  “小可爱,又是那些可怜的企业家,求助贷款的电话?挂了吧,别耽误我们的正事儿,嘿嘿嘿!”

  电话那头,一个听起来年纪很大,却中气十足的声音,贱嗖嗖道。

  闻言,女郎面色一红,却仍有些生气道:“一个很狂妄的毛头小子,居然敢称呼自己是您的爸爸!”

  “爸爸!?”

  突然,道尔顿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表情瞬间冷静不少。

  他如今已经六十多岁,亲爹早就魂归天界多年。

  那么,电话中那个自称是自己爸爸的人,不是脑子有屁,就是……

  “难道,是青龙爸爸的电话?”

  道尔顿面色狂变,一想到对方的身份,额头冷汗涔涔。

  “没错,他自称青龙,只是,亲爱的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女郎表情一滞。

  还不等她往下说,只见道尔顿光着屁股直接从床上冲下来,粗暴的将她推倒在地,表情惊惧道:“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傻女人,要被你害死了。”

  他飞快接起电话,表情无比讨好道:“青龙大大,不好意思啦,新人不懂事!”

  “呵呵!”唐欢无所谓的笑笑,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正色道:“有点小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什么,请?大大,您怎么可以用这么恭敬的字眼,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啊!”

  “我现在在华夏一间传媒公司打工,公司呢遇到了点小麻烦,我好像记得,你这两年在全球各地投资影视传媒领域吧?”唐欢问道。

  “大大,您说什么?您、您在公司打工……天呐,什么公司,一年给您开多少亿?”

  道尔顿惊掉下巴,表情比看见自己亲爹重生还要惊惧。

  这个神一样,连他都必须顶礼膜拜的男人,居然在一家公司打工?

  假的吧!

  这也太疯狂了!

  “你对我的私事很感兴趣?”唐欢不悦道。

  “不敢,大大,我只是出于关心而已。”道尔顿冷汗涔涔。

  “废话少说,我需要一个优质的影视项目,与我所在的公司签约,有难度吗?”唐欢语气非常平淡,但字里行间表达的意思,却让道尔顿菊花紧绷。

  “简直毫无压力!大大,我手里正好有个环球影视城的开发项目,预计总投资1000个亿,这项目给您,可以吗?”

  道尔顿态度非常谨慎,生怕唐欢觉得自己抠门。

  闻言,唐欢心中略微估算了一下,韩芊艺的公司最多也就是几个亿的体量。

  1000亿?

  那丫头肯定吃不下。

  “太多,一个小项目就可以,这事你抓紧办,具体信息过两天我会发给你!”唐欢说完就挂断电话。

  “小项目?”

  道尔顿愣了半天,想不通堂堂地下势力主宰,兵王之王青龙,居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给自己打电话。

  玩自己?

  不会啊,大大从来都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算了,大大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吧!”

  道尔顿撇撇嘴,很快又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爵士大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电话中,传来一个男人无比恭敬的声音。

  “亚太地区的影视投资项目,是你负责的吧?”道尔顿声音威严无比的问道。

  “没错,爵士大人,是属下负责。”男人点头哈腰。

  他想不通,一向高高在上的爵士大人,怎么会亲自打来电话,有大事发生?

  “近期,总部有意向与华夏苏市的某个公司合作,挑一个优质的项目留给他们,就这样!”

  道尔顿果断挂掉电话。

  “哈?”

  男人呆愣了半天。

  与苏市某个小公司合作,就这么点屁事,居然让爵士大人亲自打来电话。

  难道是,最近自己哪里做的让总公司不满意,导致爵士大人打电话来敲打自己?

  思考了半晌,男人忽然一咬牙,拍了拍身下,那个正在卖力‘干活’的女人的脑袋。

  “琳达,你明天亲自去华夏走一趟,督促华夏分部的负责人,未来三年,要把苏市作为我们在华夏发展的重中之重。”男人吩咐道。

  女人抬起头,擦干嘴角的液迹,满脸不解的道:“这种小事,让下属去做就好,干嘛非得我亲自跑一趟?”

  “让你做你就做,这是总公司的意思!”男人不满道。

  “哦!”琳达讪讪撇嘴,心中决定,这事还是交给自己的跟班去搞定就可以了。

  三天后,一则爆炸性新闻,轰动了整个苏市商业界。

  闻名全球的‘道尔顿联合集团’旗下所属的影视传媒公司,有意在苏市发展,拟投资600亿,打造华夏顶尖,世界一流的超级影视基地。

  这条消息一经在网上传播,立刻引来了苏市所有媒体公司的轰动。

  甚至,房地产,旅游度假,星级酒店行业,都第一时间召开全体股东会议。

  商讨‘道尔顿集团’入驻后,给整个苏市,甚至长三江经济圈,带来的巨大变革。

  所有人都明白,苏市将迎来一场全新的商业大机遇。

  无数商界、政界人士纷纷猜测,这个全球金融行业的风向标,做出这个重要决定的真实意图。

  但,没人会知道。

  导致这场惊天变革的起因,仅仅是因为,唐欢为博美人一笑,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

  而且,电话是唐欢打给小弟道尔顿爵士,最后由,道尔顿爵士小弟的小弟,轻轻松松随手搞定。

  兵王之王,恐怖如斯。

  ……

  次日一早。

  帝王国际大厦门前。

  “我好像错估那丫头公司的体量了,不过,才短短几年,能有这种成就,也算是天之骄女了。”

  站在大厦门前,唐欢不由撇撇嘴。

  这是苏市地标性建筑,高达100米,共分56层。

  里面不光韩芊艺一间公司,而是囊括了本地10家优质的新兴企业。

  而韩芊艺的《千艺传媒》仅仅占据了其中4层楼的位置,属于这里中上流的公司。

  “算了,先进去面试吧!”

  抽完烟,唐欢信步朝里面走去。

  “颜总好!”

  门口,4个保安分立两侧,看起来十分专业而且敬业,对刚走过去的一个OL制服,气质出众的美女礼貌的打着招呼。

  “逼格很高,管理也算严格!”

  唐欢跟在那个气质美女后面,也要走进去。

  “哎哎哎,你站住!”

  突然,一个保安将他拦住,皱眉道:“高档办公地点,闲杂人员禁止入内,如果是来面试的,请出示邀请函。”

  “邀请函?”唐欢一愣。

  昨晚韩芊艺只是口头邀请自己来面试,并没发什么邀请函。

  “呵呵,小子,我已经注意你好久了,气质轻佻,穿着低俗,居然还在公共场合吸烟,就你这种想要浑水摸鱼的盲流子,我一年不知见过多少。”

  “赶紧走,帝王大厦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保安一脸嫌弃的轰赶道。

  其实,唐欢只要打个电话给韩芊艺,就能顺利进去。

  但那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很没面子?

  堂堂兵王之王,竟然被几个小保安挡住去路,这事传出去,要让人笑掉大牙的!

  “新来的吧你?”

  突然,唐欢上前一步道。

  “嗯?”保安一愣。

  “我说你新来的吧,连老子都不认识,知道上一任保安怎么被炒鱿鱼的吗?”

  唐欢手指戳着保安的胸口,把对方戳得一愣一愣的:“让开,别耽误老子进去开会!”

  领头的保安明显被唐欢唬住,而其余三个保安则面面相觑,一脸狐疑。

  这时,唐欢抬起头,看向前面那个刚走进去的气质美女。

  他记得,这几个保安刚才称呼对方为:颜总。

  唐欢立刻喊道:“颜颜,你走慢点,等等我啊!不就是昨天没接你电话吗,至于生这么大气?”

  说着,唐欢将保安推开,径直朝气质美女跑去。

  “……”众保安。

  “这人谁啊?他跟颜总认识?”

  “看起来关系不一般,莫非是男朋友?”

  “颜总那么难追的女神,会跟这么没品的小白脸谈恋爱?”

  几个保安不傻,全都带着疑惑的目光朝前看去。

  而这时,唐欢已经追上了颜如玉,并且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对方的蛮腰。

  “嗯?”

  嫣如玉娇躯一颤,被戳中敏感地带的她,有种瞬间通电的舒爽。

  她转头看向唐欢,一脸疑惑道:“你谁啊?碰我干嘛?”

  眼前的男人,颜如玉从没见过。

  当然,唐欢也不认识对方,只不过,现在需要借助对方的身份蒙混过关。

  “哎呀,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唐欢眨巴着眼睛,一脸微笑道:“你的背影和侧面长得太像当红影视巨星杰西卡帕丽了,导致我情不自禁想要跟你过来要张合影!”

  “额……”

  嫣如玉俏脸一红,原本还有些生气的她,顿时就释然了。

  杰西卡帕丽啊!

  那可是好莱坞双料影后。

  《环球周刊》评选出的世界十大顶级美女。

  这男人居然说自己长得很像她,这让颜如玉十分受用。

  毕竟,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自己确实有着四分之一的欧美血统,酷似欧美巨星不过分吧?

  “呵呵,你也在帝王大厦上班?”颜如玉问道。

  她看了眼唐欢的穿着,很普通,但颜如玉身为传媒公司副总,平日里见过很多影视领域的大佬,穿着都很随意。

  再加上唐欢身上那种自然流露的亲和力,立刻让颜如玉觉得对方或许是有身份的人。

  “不,我是来这里,洽谈一些影视方面业务的!”唐欢笑着道。

  “哦!”颜如玉点点头,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并没多说什么。

  她有点怀疑对方刚才是故意找借口搭讪自己,但直到进入电梯后,对方也没再做出什么进一步的举动,反倒是让颜如玉有些失望。

  至于门口的4个保安……

  “卧槽,穿成这样也能泡上颜总,早知道,我也试试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